Baidu
您当前位置:休宁信息新闻网 >> 休宁文苑 >> 浏览文章
秋 砚
来源:黄山日报  作者:伍劲标  日期:2019年11月13日  阅读:

我到老同学家的时候,他正在练习书法。真是个雅人,用的是宣纸,羊毫,还有砚台,砚池里散发出浓浓的墨香。

见我到了,起身,把毛笔递给我。我知道,那是让我也写几笔。写什么呢?望望窗外,秋色正浓,看看书桌,那砚台活色生香,对了,就写两个字:“秋砚。”

宣纸上印下“秋砚”两个字,恍惚中,有落叶缤纷,有雁阵向南。但觉秋心成愁,整个人仿佛羽化成了天边的归雁,悠悠的,荡漾着凉意。

天气晚来秋,一片黄叶,从窗外飘进来,轻轻落在砚池里,身体里一阵寒凉,记忆的步子一脚滑回到年少的时光。年轻的时候,也是喜欢着笔墨纸砚,喜欢着琴棋书画的。行书,草书,隶书,阳关三叠,十面埋伏。字里行间,琴弦微颤,年少情怀,书生意气。

转瞬间,秋风起处,晓来霜林醉,明眸转珠辉的人,还没看够,还没爱够,还没亲够,那季节就老了,那日子就旧了。落叶萧萧下,幽人独往来,只剩下碎碎念念,叶叶心心。

老祖宗给我们传下的文房四宝,曾经书写了多少的人间爱恨情仇啊,只是到如今——笔还在,大多被中性笔代替了;墨还在,不过磨墨的人不在,用墨水取代了;纸也还在,现代化造纸技术生产出来的复印纸,高端、大气,如果有那怀旧之人,想借那米黄色的宣纸了却一场古老的相思,在一些仿古的店里找一叠宣纸也不难。

可是,真正的砚台却见得少了。那些雕刻精致的砚台算不上真正的砚台,它们被包装后,作为礼品,作为收藏品,一辈子也别想沾染上那古旧遥远的墨色。好比一个人家四个千金,前三个都欢天喜地鼓乐喧天,成了人家的媳妇,有了少奶奶的身份。只有四小姐独守闺中,终日怨叹,苦苦等待有情郎。

几年前参加一次文联组织的采风,有本土的作家、书画家和摄影家。在一个古村落,在一幢古民居里,书画家门摊开宣纸,取出毛笔,挥毫泼墨。遗憾的是,那墨都是从随身携带的墨汁瓶里倒下来的,有些异味,少了真正的墨香。

古民居的书桌上,也是摆了砚台的,看模样,还是有了些年头的古砚台。可惜没有人用,因为,没有人身上带了墨。细看那古砚台,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灰,愁眉苦脸的,憔悴的样子。没有墨,更没有磨墨的人,那砚台就如被打入冷宫的嫔妃,苍老了红颜,熬干了岁月。

从前的读书人,才是真正的读书人啊,书桌上,留一方小小的砚台,左边是一个笔架,架着的毛笔尖还挂着墨滴。砚台的右边斜靠着一块墨,砚池中,墨汁流淌,泛着亮光。亮光闪闪中,春水初生,春林渐盛,桃花开了,梨花开了,海棠花开了。磨墨的人来了,她袅袅婷婷,明眸皓齿,浅笑盈盈,她是张生的红娘,她是沈复的芸娘,她是蔡锷的小凤仙,她是少帅的赵四……她吹气如兰,开在古意的砚台边。

读小学的时候,家境贫寒,连一方小小的砚台也买不起。代课老师送我一块墨,却没有砚台。父亲在一家清末建造的老房子上,找了一块青瓦,让我当砚台用。那青瓦,经历了上百年的风雨洗礼,比刚出窑时更坚硬,同时多了一些岁月打磨后留下的点点凹坑,恰好在磨墨时起到了摩擦作用。我就用这一块青瓦做的砚台,磨墨,写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副毛笔字的对联:“红叶题诗歌四句,蓝田种玉咏三章。”

后来,参加工作了,买了砚台,是真正的歙砚,然而,提起笔来,却已经没有了在青瓦砚台里蘸墨写字的激情了。再后来,时光流转,好多年也没有触摸过古韵悠悠的砚台了。

这个秋天,在老同学家,邂逅砚台,心旌摇曳,俯身写下“秋砚”两个字。倾听湖笔在宣纸上游弋的声音,宛如雪落长河,日暮苍山。窗外,芙蓉花悄然绽放,秋砚里的墨迹,映着清新的小时光,映出一个素手纤纤、剑胆琴心的磨墨人的影子来。

上一篇:秋行婺源 探访古徽州文化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