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idu
投稿邮箱:zybzbb@163.com  联系电话:0559-7512861
您当前位置:休宁信息新闻网 >> 休宁文苑 >> 浏览文章
舞动的状元广场
来源:本站原创  作者:吴业华  日期:2019年02月12日  阅读:

大街上,仿佛人们都有一份冲动,都在跃跃欲试着什么,仿佛大街都跳动起来,放射起来,奔放起来,跳动着一种新的旋律,放射着幸福的火花,奔放着四射的激情。长长的大街,一种强烈的动感,一种前行的欲望。

晚饭后,走在大街上,跟着大街上的旋律,我也跟着奔放起来。

每天晚上,他一如往常的出现在这里,一只手握着手机,另一只手握着麦克风,那高大而又撕裂的歌喉,那样声嘶力竭,似乎想表达着什么,又好像漫无目的。他总是从广场的这头走到广场的那一头,又从广场的那头唱到这一头,整个广场仿佛都是他的,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他想做什么姿势就做什么姿势,姿态万千,总之,他旁若无人,目空一切的走着,唱着,但他不知道,人们都在关注着他,可他也毫不在乎路人的窃窃私语。

不过,我每次看见都注目行礼,由衷地点赞。

走到这边,又聚集着一堆人们,大概节目还没有开始,一个小伙子抱着吉他耸立在人群的中央,此时,他正反反复复的调试着吉他琴弦,旁边还有一个小伙在试着音响。小伙子很帅气,的确很帅气,白白净净的,高高的个头,尽管不一会儿围着许多人,小伙子漂亮的脸蛋随着一条长长的洁白围巾在风中摇荡。小伙子还没有开唱,人是越来越多了,我的个子小,一而再,再而三的后退,好在小伙子个头高大,能看见小伙子那招人喜欢的脸蛋和他那娴熟的一举一动。小伙子的调子我是听不懂,刚刚开唱,引来了许多年轻小妹妹的大声尖叫和喝彩,几个小妹妹可能是喜欢上了小伙子,拼命地靠上去,远处的口哨声虽然有点刺耳,当人们已经很喜欢这样的气氛。由于根本不懂他的音乐,我还是离开了,但我还是几次回过头看看。感到一阵的新奇。

红砂石、青石铺成"三甲"石板大道,足足有六米多宽,厚实而又坚硬,不像老街上石板路哪像坑坑洼洼,那样油滑,那样沉重感。走在这石板大道上步子异常的沉稳和坚定,我喜欢在周末的闲暇之时在这大道上来回行走,晚上散步也得来回逛一逛,这里是县城人气最旺盛的地方。

还有这里,两块钱一唱,只要给两块钱,你可以在这大大的广场上一展歌喉,一个一米多点宽幅的银幕,银幕上滚动播放着歌词,你可以对着歌词,唱一两首你最喜欢最拿手的歌曲。这里,没有歌唱家,没有明星,没有专业人士,没有人计较你唱的好不好,只要你自己愉快就行,你只要交上两块钱,你就可以尽情地唱,尽情地发挥,恣意地融入这里的氛围中。。

八景的石雕稳稳的矗立着,依次是“白嶽飞云”,“夹源春雨”,“凤湖烟柳”,“松萝雪霁”,“落石寒波”,“练江秋月”,“寿山初旭”,“屯浦归帆"。如今,这里到处是风景。

状元坊下面,虽然光线不是很好,但是老太婆们已经霸占在这里多日了,由于是老人,几乎没有人能和他们争夺地盘的,老太婆们排着整齐,动作很慢但还是很整齐的,他们的动作基本和视频上的一致,可惜视频太小,设备太简陋,简陋就简陋点吧,将就着用,只要能高兴就行,能活动活动筋骨就好。

广场入口处跳交谊舞板块,这里是围观人群最多的,有的也很想进入跳舞的人群,但又有点忐忑,有的只好在一边看,一边随着音乐的节拍在原地抖着自己的脚,那些资深美女的舞步很优雅,引来不少羡慕的人,交谊舞很优雅,看上去很专业,但又都是业余的人们。不是吗,白天还在建筑工地上的干着粗工的人,晚上穿着整洁的在这里跳起来,抱着自己各自的舞伴,翩翩起舞;白天在农田里种菊花的中年妇女,晚上身上飘洒着一缕缕香水,也来到这里,白天骑着电频车穿梭于家里和学校之间的伴读的爷爷奶奶,外公外婆们,晚上也都在这里。这里的人们不管身份高低,不论从事什么职业,没有高低贵贱,不介意水平高低。

广场周围聚集着很多的文化部门,博物馆,美术馆,书法馆,大戏楼,老年大学,还有几处书画培训班;广场又是文化展场,摄影展,书画展,奇石展都在这里举办;广场又是的秀场,摄影秀,书画秀,奇石秀,旗袍秀;近几年来县里的一些重大活动都会在这里举办。

博物馆是我经常要去的地方,因为博物馆的内容太多,去过几次,都是大概的浏览浏览,没有能深入,所以,一旦有闲情,便去看看,总想对这里的厚重的源流做一番细读。博物馆内,有时尽管人很多,但总是安静而又有几分肃然。博物馆坐北朝南,里面躺着十九位明清状元留下的笔墨纸砚,以及他们的及第黄榜,此时此刻,仿佛里面读书声声,豁然,又听见马车辘辘,渐渐地,这声音越来越近,渐渐的这声音又停了下来,顿时一片肃静,接着,传来一个宏亮而庄重的声音,“圣旨到,——上天承运,皇帝诏曰……”这是状元中榜,宣读圣旨的声音,以往,这种场面在电视中看过,此时,这一切仿佛就在眼前。

道光年间《休宁县志》对本县有这样的记载:新安山水奇光,休宁当其中一州,清淑之气如是焉,钟故视他邑为最胜,其民雅驯,其俗简易,官于此土者无争辩,文书之繁而有登眺喜游之乐,其解而去也,往往得书,最籍称能官,故凡宦游东南者,皆以吾徽为乐土,而尤在于休宁也。

可见,这里自古就是一方优雅之地,天开文运,文赋昌盛之都,休憩安乐之所。

今年的除夕,逢乙亥年的立春,立春与除夕难得相遇,一定是好兆头。合和阴阳,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一定会给这里的人们带来吉祥和幸福。这几天年的气氛更加热烈,大街上,一片红的,红灯笼,红彩带,红对联,红围巾,红衣红帽子,也渲染着一张张红彤彤的脸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岁在戊戌除夕前一天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吴业华于逸兰斋

上一篇:你空杯了吗?
下一篇:没有了